向日葵丝瓜草莓幸福

   里面又闹腾了一会儿,罗六出声,“行了,大过年的,让人来看了笑话。”

   罗兴蕾不由失笑,就老宅这边今年出的事儿……还真没人愿意过来。

   罗六一出声赵氏不哭了,然后对着两个儿媳妇就骂,“真是没见过你们这样的,吃个东西就打起来了,怎么不跟老二和老四家的好好学学,你们两个搅家精。”

   赵氏因为这两个儿媳妇,分开跟她过,所以这肚子憋着火呢,今天一下就借着这个劲儿发泄出来了。

   罗爱精明,罗爱福疼媳妇,两人有志一同的悄悄让李秋和关小妮带着孩子先回去,别在这里听人骂。

   于是关小妮与李秋两人就悄悄走了。

   一直到出了老宅大门,众人才松了一口气,罗糖果也缓过来了,李秋家的小儿子也不哭了。

   “真是没想到。”关小妮感叹了一句。

   李秋回头看着自家二嫂,突然笑了,“二嫂,你该不会同情她们了吧?”

   “没有,我只是感觉孩子……”

   “我的好二嫂呀,你没发现,大房和三房并没有将自家的东西拿出来,而是就等着我们拿东西过去吃吗?老大和老三那个哭穷,不还是不想拿养老银子出来。”

   关小妮一怔,随即想到这些年老宅那边日子过得的确好,而且牛氏和宋氏两人也是穿金戴银的,还真不至于没有一口吃的。

   清纯美女景点游玩愉快镜头感十足

   李秋失笑,“这两房恐怕是打主意想从我们这里多捞点,或者直接不给两个老的拿银子,就让我们养。”

   关小妮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,“这大过年的,走吧,咱带着孩子回家吃。”

   “恩,我看以后过年最好都不用过去了,麻烦,去了大人孩子都不开心。”李秋倒是想的很开。

   关小妮失笑,没再说什么。

   一起回家吃过饭,罗糖果与李秋家的小儿子,被罗兴孝与罗兴雨两个人带着外面去串门说吉祥话了。

   也有村里别人家的孩子跑来关小妮家,关小妮给每个来的孩子都塞了糖。

   这些糖都是自家铺子里单独做出来的,也是罗兴蕾这两天研究出来的新品,花生糖,很好吃,所以从第一批孩子走了以后,又来了不少,也算是热闹了。

   罗兴蕾站在院子里,感受着孩子们说吉祥话,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散去。

   突然她听到一个声音,这是她与无忧的联络信号,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,她慌忙悄悄溜出去就看到无忧站在自家屋子后面。

   “小姐,方公子毒发作,易老那边控制不住,跑过去找我,没办法我想法子出城来通知你了。”无忧说的有些急。

   罗兴蕾一听慌忙说:“你先回城,我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   “是。”无忧走了,罗兴蕾大步进自家院子,见关小妮心情不错,便没有对关小妮说,而是对罗兴平道:“二哥,方公子毒发,我要进城一趟,若是我明早没有回来,到时你跟娘解

   释一下,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 罗兴平有些担心,“这个点,城门都关了,你怎么进去?”

   “我有憨憨。”

   闻言罗兴平只叮嘱道:“去吧,小心点。”

   “恩。”

   罗兴蕾什么准备都没有,直接出家门,然后站在空旷的地方,拿过凌峰送她的哨子,对着天空吹了两下。

   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憨憨庞大的身躯就落了下来,罗兴蕾见它来,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它的脑袋。

   “走吧,带我进城。”

   说着,罗兴蕾跳上憨憨的背,憨憨立刻张开翅膀直接起飞,冰冷的风刮过脸颊,罗兴蕾只感觉太冷了。

   高高越过城墙,而后她又悄悄落在了自己家院子里。

   这会儿易药已经在房间里急的不行,不知道无忧有没有办法通知到罗兴蕾,正想着,房间门被推开,少女一袭大红色衣裳,身上还披着斗篷,整个人明艳极了。

   他来不及欣赏罗兴蕾的美,慌忙上前说:“丫头你可来了,快给看看吧,少主这次毒发来的很猛,之前的办法已经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 罗兴蕾上前一见方阳奄奄一息的状态,便直接从自己小包里拿刀,拿药,“拿盆来。”

   易药拿盆过来的时候,罗兴蕾已经伸手将方阳的胳膊拉了出来,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在方阳胳膊上划了一刀口子,而后黑血顺着胳膊留了出来。

   罗兴蕾又用针开始封方阳的穴位,最后给他嘴里喂了一粒药。

   眼看着血越来越多,易药有些着急,“这血要流到什么时候去?”

   罗兴蕾眼睛看着,“再等等。”

   易药着急但不敢说话,生怕打扰到罗兴蕾,可看到血,心中不由后怕起来,方阳万一挺不住,这可如何是好。

   罗兴蕾等差不多,立刻给伤口上了药,血止住,她又给包了起来,这才拔了刚才她下的针,针已经成了黑色,她又换了一批针,重新下针。

   易药在一边看着,过了许久罗兴蕾才停下来,“这边你看着,时间到了,直接将针拔了,我去药铺给抓点药。”

   “好,谢谢。”大过年的,让一个小姑娘出来,这分情他们恐怕永远都还不完了。

   罗兴蕾没说话,直接起身去外面,她有想过直接在自己空间里抓点药,可易药与李兴那边认识,自己若是不去,恐怕……回头也不好说。

   于是她去了李兴药铺,现在里面只有一个人守着,罗兴蕾打了招呼就去抓药,抓好药后便直接离开了。

   回去后,她用空间里的灵井水熬的药,等药熬好,她第一时间给端进去,就见易药已经将针拔了,正在给方阳擦额头上的汗。

   她不经有些好奇,易药与方阳之间挺奇怪,说两个人是主子和仆人,可是易药与方阳的相处不像,说两个人是朋友,但易药似乎对方阳又有些敬重,总之感觉怪怪的。“药好了吗?我来喂,真是麻烦你了,大半夜的。”说到这里易药才想起来,“你是怎么进城的?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